登陸 免費注冊 提交網站
站長資訊 >> 站長在線 >> 站長新聞
 2012-11-19 10:58瀏覽: 12261 次

移動時代的搜索危機 誰來幫用戶逃離海量鏈接

  谷歌,這家96%收入來自于廣告業務的互聯網巨頭公司遲遲沒有在移動時代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

  一年前,谷歌就面臨這樣的質疑:移動搜索能像桌面搜索一樣給谷歌帶來大生意嗎?

  一年后,從最新的第三季度財報來看,這個答案是否定的。

  雖然廣告的總付費點擊次數同比增長了33%,但平均點擊成本卻下降了15%,而這很大一部分原因則受過低的移動廣告點擊成本所拖累。

  Adobe全球數字廣告市場報告顯示,手機上廣告的每次點擊成本僅相當于PC上的56%;“互聯網女皇”瑪麗•米克爾公布的調研數據也顯示,PC網頁廣告的CPM平均為3.5美元,而移動廣告僅有0.75美元;即使移動廣告支出在成倍的增長,但也僅占總線上廣告的支出的7%。

  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但谷歌還未給出真正改變現實的創新。

  傳統搜索:進入移動危機

  在熱門美劇《破產姐妹》中,面對同伴的各種疑問,“吐槽女”麥可斯哀嘆:“我原以為世界有了谷歌,再也不會有人問愚蠢的問題。”其實,她應該更近一步挑戰,為什么谷歌不把自己變得更方便使用。在獲取答案時,搜索成本近年來并未在“質”的層面降低,移動時代,這個問題尤甚。

  學術界以“查全率”和“查準率”來衡量搜索質量。90年代末,雖然查全率已基本解決,Google則通過采用Page Rank算法近一步從查準率上進行了技術突破。14年里,桌面端的谷歌一直在不斷優化搜索結果,無論是結合社交網絡Google+、還是采用Knowledge Graph,Google的目標始終是幫助用戶更快找到他們需要的答案。

  到了移動終端,產品使用場景發生了巨大變化,傳統搜索面臨危機。對于用戶而言,要在小小的屏幕上那更小的搜索框中輸入關鍵詞,然后等待網絡跳轉出來一行一行的文字鏈,最后還需要再睜大眼睛在密密麻麻的文字鏈中找到需要的信息,這一切,違背了“越來越懶”的用戶本性。

  “除了屏幕小,用戶在手機上使用搜索的目的和心態也不一樣。在手機上搜索,用戶往往有明確的需求,要很快找到非常具體的答案。他們很少以一個探索的目的在搜索結果中游離。”負責追蹤數字廣告數據的IgnitionOne公司主席羅杰如此解釋。

  在這樣的情景中,致力于各個細分領域的應用比搜索工具本身有更強的實用性,比如餐館、電影、音樂、書籍、醫療、菜譜、問答等領域的信息開始跳脫出對Google的依賴,直接以一個個獨立的應用標識鋪展在用戶的手機桌面中。當用戶需要某領域的信息時,這些完美適配于移動端的應用發揮出在細分領域積累的信息優勢,更快滿足用戶的需求。

  對于以關鍵詞為搜索方式的行為在手機上看來也顯得過于古板。除了常見的語音搜索,用戶的地理位置、周圍環境的聲音或者是AR技術都為用戶獲取精準信息提供了多元且快捷的查找方式。

 

  移動搜索:逃離海量鏈接

  有人曾發問,如果有一天,谷歌搜索變得不再重要,谷歌該如何生存?對此,就有人回答,這是一個偽問題,因為只要有數據存在,就不可避免要搜索,只是搜索的形式會隨著技術的發展變化外形。這個答案適用于移動時代的搜索。不重要的是那個用于填關鍵詞的框,重要的是生活中對于有價值信息的獲取始終伴隨著人類始終。

  蘋果Siri被認為是谷歌搜索的潛力型競爭對手,雖然從實際效用看,Siri還只是一個萌芽狀態的產品,但所代表的趨勢卻意味著搜索技術“質”的轉變。以語義理解為基礎的人工智能將用戶和答案以更短的距離直接相連。

  谷歌在這個方向努力的成果之一即Google Now,這個伴隨Android 4.1誕生的應用也在扮演一個用戶信息助手的角色,它甚至希望在用戶提問之前就提供用戶所需信息。為了達成這個目標,谷歌調用了公司積累的全部資源:搜索數據庫積累、語音識別、語義判斷和信息價值篩選。最重要的是,它需要更深入理解每一位用戶個體,你是誰,你想要知道什么。

  Google Now當前僅能提供一些比較簡單的輔助功能,比如行程提醒、天氣狀況、航班信息、體育資訊和附近餐館等。在最新發布的版本中,Google Now又融合了Gmail,在用戶允許的前提下,Google追蹤郵件中和航班、酒店、餐館和會議預定相關的信息以在適當的情況下提醒用戶,比如當你達到一個新的城市,谷歌可以第一時間告訴你預定的酒店位置。

  由于Google Now僅限于Android系統用戶,谷歌本周將升級后的語音問答直接延伸至了iOS版搜索應用,該舉被認為是和Siri直接競爭的表現。不過從實際效果看,它唯一可喜的進步是語音轉化為文本的過程更加快速和流暢,這得益于谷歌對于用戶搜索行為大量的數據積累。但除了語音識別,更重要的語義判斷,即在理解用戶實際需求和結果展現方面依舊很不理想,因為用戶看到的大部分依舊是密密麻麻的文字鏈。

  這就是目前的困境:要將人們從海量鏈接中解放出來是一件長期而艱難的工作。對此,就有業內人士提出,目前切實可行的是從一個萬事通的助理夢想中回歸現實,優先打造垂直領域的個人助理,比如開發Siri的“生父”SRI就首先選擇了銀行領域,開發了一款叫做Lola的智能銀行助理服務。下一步正在研發中的還有教育游戲領域的Kuato和旅行代理員Desti,在他們看來,只有在一個個特定的垂直化領域成熟后,才會離最終的目標越來越近。

  谷歌移動懸念:Android和Google Glass

  對于以廣告收入為生命線的谷歌,移動終端實在擁有太大的吸引力。谷歌CEO拉里•佩吉如此表示:“我們開始生活在一個新的現實中,那些隨時被攜帶的屏幕可以幫助用戶更快地從想法付諸行動。這其中就為廣告提供了新的機會。”

  在應對更完美的移動搜索仍未到來時,谷歌在移動端已布局一個極為成功的產品:Android操作系統。在2012年上半年全球售賣給終端用戶的智能手機中,Android系統手機以64.1%位居第一位,同比上漲了20.7%。iOS系統手機以18.8%位居第二,同比僅增長了6%。雖然Android為谷歌帶來的收入可能還不足5億元,但按照谷歌的固有戰略,先大量獲取用戶后再從第三方企業中收取服務費用,那么Android所意味的商業潛力仍不可小覷。《浪潮之巔》作者吳軍在其書中則介紹,谷歌未來從Android系統中賺取收入的方式仍將是廣告,雖然目前該方向還未見實際進展。

  另一個產品Google Glass被寄予了更高的期望,“如果它能走進生活中,那么將顛覆近年來以觸屏為主的交互方式,成為又一個超越時代的產品。”這是一位產品界人士的評價。但不能忽視的是,Google Glass的成功必須在谷歌整體產品技術都能得到質的提升后才會真正有實際的效果,比如總體的數據挖掘深度、語義識別能力和把現實世界轉化為數字世界的能力。當然,現在判斷它成功還是失敗都為時過早,不過,這確實是一個正確的方向。

  谷歌CEO拉里•佩吉始終在強調,“想在移動終端做筆大生意需要一個長遠的眼光。目前移動行業仍處在早期的發展階段,大家都看到了這個產業讓人激動人心的一面,都在努力。而谷歌能做得更好是因為有一個長期的規劃。”

  但長期到底有多長,佩吉沒有告知。會超過五年嗎?《福布斯》已刊載文章稱谷歌在未來的五年內將遭遇大麻煩,因為如果谷歌的搜索業務發展已達到了天花板,那么它的銷售額增長也就到了頂,緊接下來的就是銷售額下滑。此文遭到了大量谷歌擁護者的反擊,他們相信這個能把無人駕駛汽車都送上公路的科技公司絕不會輕易倒下。

  在這個有點“急性子”的科技行業,谷歌還是千萬別讓大家等太久。

 熱門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幫助中心
Copyright ©2007-2020 www.ekghlw.tw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7005272號

豫公網安備 41022202000021號

雪园nba比分直播